<<09  2017,10/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31  11>>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是时候给这把妖娆的声音写点啥了――河图
其实吧,要说河图的声音,妖是妖,但也没有那么妖,毕竟俺就好这口儿,听过的妖孽声音多了去了,尤其是盛产妖男的大英帝国和大和民族,要抓一大把,河图在其中实在不算很突出的,但有时候那个百转千回也蛮让人小心子一动的。还有那歌词写得,古色古香,用典自然,跟大白话的结合也蛮流畅,不刻意也不做作。当然歌词也不是他写的,算是个元素吧。小曲儿写得么,也是我爱的那种,用各种民乐造出古风还不算,大提琴、钢琴也能奏出点汉唐遗风才更显精妙。虽然各个方面都不算特别好,有时候甚至粗糙了点,不过几个要素拼拼凑凑加起来,也够我萌上一阵子了。事实上从半个月前第一次听到《倾尽天下》开始,这些就已经成了我每天的安魂曲了。

♪ 白衣
这写的是柳永吧。烟花巷陌,依约丹青屏障。奉旨填词,只为罗绮消。对酒当歌长亭晚,流连于教坊乐工的白衣卿相,哪怕对上秋雨凄凄,只要得佳人相伴,便是功名利禄浮华人世,也可将那一袭白衣穿得自在,穿得坦然了吧。

♪ 第三十八年夏至
老旧磁带破声败响的开场,就有种前尘旧梦的感觉。听下来,就直接想到了程蝶衣。“他还演着那场郎骑竹马来的戏,他还穿着那件花影重迭的衣,他还陷在那段隔世经年的梦,静静合衣睡去,不理朝夕”这不就是活脱脱的蝶衣么?一开始想不通为什么是第三十八年,后来突然想到,民国38年,不就是49年么?再回忆霸王别姬的剧情,又觉得更像了几分。

♪ 寒衣调
长安一片月,万户捣衣声。看似闺怨,也似边塞。其实古时的闺怨诗除了男人的三心二意,最多的就是良人征战不知何时回了吧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闺怨诗和边塞诗也是相通的。

♪ 烬
这个算是《东邪西毒》的同人曲吧。一开始里面的对白让我听得浑身不自在,毕竟对原片中的声音记忆太深刻,突然用别的声音还原一下,就听得人难受至极。然后说唱开始,更觉得跟那戈壁黄沙的背景不相符。可突然一声幽幽的嗓音响起,哀怨地吟唱着“春去花不语,春来花还发”,我又一下子被勾住了。于是一边忍耐蹩脚的配音和怪异的说唱,一边被这柔弱幽怨的声音勾得没了魂儿。

♪ 拉萨乱雪
噢仓央嘉措。他的诗最有名的应该是《信徒》,但我最喜欢的是那首“住进布达拉宫,我是雪域最大的王。流浪在拉萨街头,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。”大气豪迈和温柔细腻并存,矛盾而又美丽。

♪ 倾尽天下
最喜欢的一首,倒不知道怎么说了。我最爱的浪漫就是在战场拼杀时的并肩,在血雨腥风里背靠背。纵使得了天下,也不过只为一人笑靥如花。

♪ 如花
古诗词里太多这类的故事。寒窗苦读,伊人相伴,考前许下诺言,金榜题名时,便是我们大婚日。然而人送走了天天等,倒是盼得他上了金殿,却早已经另娶他嫁。“十八年守候,她站在小渡口;十八年温柔, 他睡在明月楼”,这一处唱得百转千回,真假变换,虚虚实实,倒是应了她的守候和他的辜负。

♪ 为龙
唱给咱天朝的,有奔腾的豪迈,也有含蓄的闲情,那句“谨记你的姓名是炎黄”很耐人寻味。


还有凤凰劫,唱的涅槃重生,伶仃谣,写的生离死别,阳关调,不见长安,总之,慢慢听去吧。
Secret
(非公開コメント受付中)

照妖鏡

妖刀乱舞 / cknti

Author:妖刀乱舞 / cknti
声オタ。腐。風紀委員。

制服、繃帯、領帯、眼鏡、
大叔、年下、執事、忠犬控。

説教狂。腹誹狂。自言自語狂。
不分類会死星人。不比較会死星人。
不吐槽会死星人。没音楽会死星人。

信口開河
胡言乱語
框框架架
流言飛花
十字路口
いらっにゃいませ≡ω≡
Clicky
Clicky Web Analytics Clicky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